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發布
  • QQ空間
  • 回復
  • 收藏

淺談區塊鏈的實際價值與前景

文章來源: 鏈捕手 2019-7-8 12:45

據了解,區塊鏈是建立在互聯網底層之上的網絡,一方面使用諸如區塊鏈的共識機制來維持和更新狀態。用戶或者開發者可以信任運行于區塊鏈電腦上的一段代碼能一如既往的按照設計理念運行下去,即使是網絡中的個別參與者起了異心,試圖破壞該網絡,但是都無法得逞。

淺談區塊鏈的實際價值與前景


另一方面使用加密代幣來激勵共識參與者(采礦者/驗證者)和其他網絡參與者。 激勵機制是加密貨幣這場運動中最令人興奮的一點,它使得這個區塊鏈網絡平臺中的所有參與者都是利益一致的,大家同在一條船上就不會互相傷害。

這種激勵機制最精彩的地方不單是激勵了初創公司或開發人員在平臺上開發新的應用,更加是激勵了人們在初期就愿意為這個平臺服務,令新的平臺以一種前所未見之高速成長,而比特幣、以太坊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互聯網時代,當你創辦一個需要網絡效應的生意時,好消息往往是一旦你擁有一定的用戶量,你之后就很容易成功了;但壞消息卻是,直到你擁有一定的用戶量,你的生意模式從外界看來都是一榻糊涂的。就好像只有一個用戶的約會網站是世界上最差的創意,但有一百萬個用戶的約會網站就聽起來說服力大很多了,但創辦人面對的問題是怎樣做到這一點?

從個人經驗來說,其實需要網絡效應的生意有99%在初創階段就會失敗。但當你問Airbnb創辦人布萊恩切斯基或Ebay的創辦人如何克服「先是有雞還是有蛋」時,他們總是有一些英雄式的故事,講述自己如何通過純粹的意志力、詭計或金錢去突破重重難關,但互聯網上其實只有大概15個具規模效應的平臺。你可以想像可能有其他一百萬間初創公司因為一直沒有通過初創階段而失去使世界進步、改善現有服務的機會。

因此,加密貨幣更像是為所有初創公司都會遇到的「先是有雞還是有蛋」典型難題提供一個通用的解決方案,當沒有足夠的用戶去創造平臺價值時,讓你可以用財務價值去激勵早期用戶,但慢慢地你給后期的用戶越來越少的財務價值,因為后期平臺成形后,后期的用戶已經可以享受到平臺帶來的價值。

在具體的激勵機制層面,權益證明機制(Proof of Stake, PoS)正在得到越來越多人的使用,而最明顯的地方是以太坊從工作量證明機制(Proof of Work, PoW)到權益證明機制的轉變,該機制令共識機制有更大的設計空間,例如可以在共識機制中增加懲罰機制,這是此前機制沒有發生過的。

電子郵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因為它沒有任何懲罰機制,所以就會有一個很壞的因果循環。當人們發現發送電子郵件是完全不需要成本的,就會有人發送十億封電子郵件,這是一個大問題。 你想想,如果每次創建一個新的電子郵件帳戶、發送垃圾郵件都需要付出成本,人們就自然在做之前會先考慮成本問題。這種懲罰機制就會大大改善現在的電子郵件問題。

區塊鏈網絡還會使用多種機制來確保自身在增長時保持中立,防止變成中心化。首先,區塊鏈網絡和參與者之間的合同是在開源代碼中執行的。大型互聯網平臺上的不負責任的員工決定如何對信息進行排名和過濾,哪些用戶得到提升、哪些被禁止。在區塊鏈行業,這些決定由社區來做,并且是使用公開和透明的機制。正如我們從現實世界所知道的那樣,民主制度并不完美,但比替代方案要好得多。

其次,區塊鏈網絡參與者通過「發出聲音」和「退出」機制進行監督。參與者通過社區治理「發出聲音」,包括「在鏈上」(通過協議)和「鏈下」(通過協議周圍的社會結構)。如果對區塊鏈網絡現狀不滿意,參與者可以通過出售他們的代幣退出,或者在極端情況下實施分叉。

簡而言之,區塊鏈網絡把網絡參與者凝聚在一起共同努力實現共同目標——網絡的增長和代幣的升值,這種一致的聯盟關系是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得以繼續藐視懷疑論者和保持繁榮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加密貨幣行業遭受的最大挑戰是如何防止他們自身變得中心化,還有更嚴重的限制是性能和可擴展性。接下來幾年,行業發展重心將是解決這些限制,同時加強加密網絡的基礎設施建設。之后,大部分資源將轉向在該基礎設施之上建設去中心化應用程序。

中心化應用系統通常開始做得很好,像互聯網巨頭GAFA有許多優勢,包括龐大的現金儲備、用戶基礎和運營基礎設施。而去中心化的系統通常在開始并不完善,但在適當的條件下它們所吸引的新貢獻者會成倍增長。

對開發人員和企業家來說,區塊鏈網絡有更吸引人的價值主張。如果區塊鏈網絡能夠贏得這些開發者的充分認可,可以調動比GAFA更多的資源,并迅速研發出超過他們的產品。

而且,世界上有數百萬高技能的開發者,只有一小部分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而在新產品開發上則更小了。歷史上許多最重要的軟件項目都是由更多的創業公司或獨立開發者社區創建的。中心化還是去中心化系統會贏得互聯網下一個時代的問題可以歸結為誰會構建最具吸引力的產品,誰能贏得更多高質量的開發人員和企業家的支持是關鍵。

最終,人們不再需要將信任寄托在某個企業身上,我們可以將信任托付給社區擁有并運行的軟件,最終,把互聯網的治理原則從「不作惡」don’t be evil 重新變成「無法作惡」can’t be evil。

相關新聞
捕鸟达人原版 七星彩走势图大图软件 3d18年历史开奖表 内蒙古时时单3510 浙江11选5走势图秘方 时时彩开天津奖结果查询 五分时时彩360走势图大全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11选5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尚合平台下载 北单总进球中奖高手 吉林时时走势图365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11选5微信交流群 手机彩票网址大全 一肖计划